關閉

287 花槍

錦若安年

作者:酌顏 | 2019-06-19 11:36:53

  以燕崇這般外粗內細,審慎的性子,即便是認定了裴錦蕓沒什么威脅,也不會掉以輕心。

  何況,如今,裴錦蕓與彭允薇交好,常常出入福王府,燕崇更不可能對她放心,必然是布了眼線,盯著裴錦蕓和孟家的,因而,若是有什么事,定然是瞞不過他。

  “沒有,能有什么事兒?”

  “沒什么事兒你突然覺得孟德裕可憐了?”裴錦箬哼道。

  “你說他一個男人……哦!當然了!他如今也不能算作男人了,可他外表上是個男人吧?我是很清楚,一個男人,軟玉溫香在懷,卻不能干什么事兒,只能憋著的苦楚的,所以,才覺得他可憐。難道……不可憐嗎?”燕崇一臉的理所當然,末了,望著裴錦箬,像是要確認她的答案。

  裴錦箬額角青筋蹦了兩蹦,最終是轉過頭,懶得再搭理他了。

  “綰綰,我喝多了,頭疼!綰綰,你怎么這么狠心,好歹看看我,給我揉揉……”

  他那酒量,喝多了?要她家里父兄有一個酒量厲害的,這話還有點兒說頭,問題是,她的酒量,就是所有裴家人的酒量,上至她父親,下至楓哥兒,都一樣,酒量……兩杯而已。

  “綰綰,我真醉了……哎呀……頭疼……”某人一邊夸張地叫喚著,一邊如同沒了骨頭一般,掛到了她肩背上。

  明明知道他在騙人,可……望著他皺著的眉,裴錦箬心卻是一軟,到底沒有推開他。

  可這人吧,得隴就會望蜀,得寸就想進尺,尤其是燕崇,更是對這說法身體力行之人。

  先是手環住她的腰,接著便是不安分了……裴錦箬自然是不從,小夫妻倆在馬車里耍起了花槍,你來我往,直到馬車外傳來綠枝有些尷尬的輕咳聲“世子爺,夫人,我們快到了。”

  燕崇才收了手,裴錦箬一邊整理著有些凌亂的衣襟和妝發,一邊狠狠瞪他一眼。

  然而,那一瞪里,帶著迷人的醉,惑人的媚……燕崇微瞇著眼,用那修長的手指摩挲了一下唇角,一副……意猶未盡,回味無窮的模樣,惹得裴錦箬又羞又惱,忍無可忍,抬起腿,便賞了他一記裙下踢……

  “嗷!”馬車外,洛霖和綠枝等人同時聽見了他們世子爺的痛呼聲,個個都是眼觀鼻鼻觀心,面無表情,有些事情,還得盡早習慣的好。

  回了靖安侯府,自然要先往知念堂去見長輩,裴錦箬到了那時才知道,原來,靖安侯與林氏并未住在一處,靖安侯住在外院的聽竹軒中。

  林氏還是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,關切地問了問他們路上可好走,家中長輩可安好之類的,便算完了。

  若是能永遠這般虛情假意的,相安無事倒也好,裴錦箬也樂于跟她將這母慈子孝的戲碼演下去,只是可惜……林氏有她的野心,前世她看不明白,如今,卻是再清楚不過。

  燕崇不是她的親生兒子,這靖安侯府的爵位,還有這偌大的家業,她自然不甘心落在燕崇的身上。

  從知念堂出來,裴錦箬低聲問道,“咱們是不是要去聽竹軒一趟?”

  “不用了。你沒聽母親說嗎?父親歇著呢,他不喜歡有人打擾,咱們便不去了,有事父親自會派人來傳喚。”燕崇語調淡淡道。

  “父親的傷,可是很嚴重?”躊躇了片刻,裴錦箬還是問了。

  燕崇卻是神色不變,“他的傷,自有專人看護,一直不見好,卻也不是傷的緣故。”

  這話,沒有說明,裴錦箬卻也清楚,靖安侯半生征戰,身上必定舊傷頗多,如今,一道引發出來,又加上喪子之痛,心志難抒,這才一直未能好起來。

  這么說,他們不去打擾才是對的。她這個新媳婦兒不能有自個兒的主意,倒也樂得輕松。

  “對了,時辰還早,我帶你去見一個人。”燕崇卻是驀然想起了什么,拉了她便是轉了道。

  靖安侯府很大,據說是前朝的某個親王府改建的,當中曲廊回折,曲徑盤虬,若非裴錦箬前世在這府邸中生活了數載,只怕,沒有燕崇帶路,都會迷失了方向。

  裴錦箬由著他牽著,看著他將自己往外院的方向拉,卻也不做聲。

  跨過一道拱門,他們到了外院,卻并沒有往聽竹軒的方向而去,而是沿著一條小徑,越走越偏。

  外院,裴錦箬倒是不熟的,直到遠遠瞧見一角飛檐,裴錦箬才知道,靖安侯府居然還有這么一處僻靜的院落。

  到得院門前,里面隱隱的藥香透了出來,混著冰雪的味道,冷冽,而清醒。

  門內,已是響起一串聲音,噼里啪啦,中氣十足。

  “你個小兔崽子,讓你把這些藥材給我切了,你倒好,居然給我跑到灶膛前烤紅薯吃,整天就顧著嘴了……你別跑,看我不打斷了你的腿……”

  這聲音,有些耳熟……

  裴錦箬驀然便是想起了一人,挑起眉來。

  果然,燕崇拉著她徑自進了院門,抬眼便見得回廊下,一個須發花白的老頭兒,抓著一只鞋追在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身后,邊走邊罵。

  他的動作敏捷,那少年卻更是靈活,才沒一會兒,老頭兒便是追得氣喘吁吁了,扶著一旁的廊柱,粗喘如牛,嘴邊兩撇胡子一翹一翹,一邊喘一邊道,“靈樞,你個小兔崽子,有本事你別給我跑……”

  “你都說要打斷我的腿了,我不跑是傻啊?有本事你倒是來追我啊?”那少年還不知死活地道。

  氣得那老頭兒手指顫巍巍了半天,卻沒能罵出聲來。好半晌,才道,“好你個小兔崽子,你最好別被我抓到,否則拿了你來泡藥酒。”

  果然是他。裴錦箬想道。

  燕崇因著燕岑的事兒而一蹶不振時,她趁夜來到靖安侯府,遇到的那位自稱是燕崇師父的莊老。

  “靈樞,莫怕!這老頭兒如今上年紀了,哪里能抓得著你?我小時候他也常拿泡藥酒的話來嚇唬我,可這都多少年了,別說泡藥酒了,他自個兒都喝不了兩口了。”燕崇笑瞇瞇地幫腔道。

  莊老聽得這話,回過頭來,見得燕崇,便是怒道,“你這個不孝徒,有你這么當徒弟的么?想要欺師滅祖啊你?”

  “就是想來看看你有沒有被氣死啊!不過……靈樞,看來,你還得再加把勁兒。”

  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