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487賜婚

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

作者:天泠 | 2019-06-19 11:35:50

  皇帝越想越覺得如此,臉上不露聲色,笑瞇瞇地說道:“涵星,那我們就沿著湖去你說的白塔走走。”

  皇帝一邊說,一邊在內侍的攙扶下站起身來,又撣了撣袍子,優雅而不失率性。

  “父親。”舒云緊跟著也站起身來,“女兒覺得外邊有些冷,想去玉林街找間茶樓小坐。”

  這天氣是有些冷,皇帝就隨口應了。

  舒云對著皇帝行禮后,就帶著宮女退下了。

  涵星撅著小嘴抱怨了一句:“要不是爹你把我們叫回來,現在這會兒,沒準我和緋表妹都爬到塔頂了。”

  皇帝又被她逗笑了,隨口道:“你陪著你爹我去,這叫孝順。”

  舒云才剛走到了一丈開外,自然也聽到了這句話,身子微僵。被涵星這么一挑撥,豈不是顯得自己不孝順了?!

  封炎也同樣不太滿意,他本來是想自己帶蓁蓁在周圍玩玩的,怎么皇帝父女倆非要拽著他的蓁蓁不松手呢!……一個兩個真沒眼色!

  一行人在皇帝父女倆的說笑聲中漸行漸遠,站在原處的曾元節臉上很是尷尬。

  他當然也想跟著一起去,本以為以這段時日皇帝對自己的寵信與看重,應該會主動召自己隨駕,沒想到皇帝連看也沒看自己一眼,似乎已經完全把自己給遺忘了。

  他身旁的另外四個學子暗暗地交換著眼色,其中一個青衣學子輕聲安慰道:“曾兄,官家想來是一時忘了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另一個棕衣學子皮笑肉不笑地說道,“官家要惦記的那可是天下,哪有空注意這些細節。”他的話中透著一絲嘲諷。

  四個學子神情各異,有的寬慰,有的幸災樂禍,有的覺得曾元節也不過如此,被一個太監壓得啞口無言……

  就在這幾人復雜的目光中,皇帝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了紅梅林中。

  由涵星帶路,皇帝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他們之前觀白塔的地方,皇帝有些意外,脫口贊道:“妙!最妙是雪湖!”

  涵星得意洋洋地說道:“父親,我就說這里的雪景好吧!我不會作詩的人都想賦詩一首了。”

  皇帝忍不住就朝李廷攸又看了一眼,心里有些無語:哪有姑娘家就這么把自己不會作詩掛在嘴邊的,外人聽了還以為慕家公主都不學無術呢!……不過,李家反正是武將,應該不在意吧?

  皇帝“啪”地收起折扇,本來想回京再定下這門婚事,看來還是得再快點。

  哎,他當個爹容易嗎?給女兒挑駙馬簡直比他當皇帝還難!!

  想著他這幾個不省心的女兒,尤其是舞陽,皇帝心里長嘆了一口氣,喚了聲:“阿隱。”

  岑隱應了一聲,不疾不徐地走在皇帝的身側。

  湖畔的雪景清冷幽靜,不少游人都沿湖往前走著,在雪白的積雪上留下一道道凌亂的腳印。

  “嘎吱,嘎吱……”

  一行十數人三三兩兩地并行,一雙雙鞋履踩在湖畔厚厚的積雪上,發出細微的聲響,愈顯寧靜祥和。

  “你覺得剛才那幾個舉人怎么樣?”皇帝一邊沿著湖畔往前走,一邊把手里的扇柄往掌心敲了敲,“朕想從他們中挑一個為駙馬。”

  涵星在后面當然聽到了,就像是被喂了一口黃連,五官都皺在了一起。她就知道!

  涵星連忙伸手拉了拉端木緋的袖子,對她投以求助的眼神,怎么辦,怎么辦?

  她心里不禁想起了端木貴妃,覺得母妃真是太不靠譜了,上次明明說她會幫自己的,怎么還沒打消父皇的這個蠢念頭呢?!

  “老爺,”岑隱陰柔的聲音自前面傳來,如常般從容優雅,“您可打算用這幾個舉人?”

  皇帝怔了怔,阿隱的話乍一聽文不對題,細細一品,又似乎透著幾位意味深長的感覺。以阿隱的性子,不會說廢話。

  涵星看著皇帝若有所思的側臉,更緊張了,壓低聲音湊到端木緋的耳邊道:“緋表妹,你得給我出個主意。”

  端木緋安慰地拍了拍涵星的手,一點兒也不擔心。

  跟在兩人身后的李廷攸隱約也聽到了,腳下的步子緩了緩。

  這嬌滴滴的小公主要選駙馬了?!

  他目光復雜地看著前方驚慌失措的涵星,心口忽然有種古怪的鈍痛,又似乎像是中暑般有些悶。

  周圍又靜了幾息,遠處隱約傳來游人的說笑聲,若有似無。

  皇帝忽然停下了腳步,轉頭問身旁的岑隱道:“阿隱,你怎么看?”

  后方的文永聚也忍不住把耳朵豎了起來,屏息聽著。

  岑隱微微一笑,還是如常般氣定神閑,云淡風輕,“臣以為這些舉子不堪大用。”

  他的聲音不輕不重,寒風一吹,聲音就消散在了風中。

  而距離岑隱不過才五六尺遠的文永聚當然聽到了,暗道果然。

  岑隱這個人一向錙銖必較,因為這些個舉子適才得罪了岑隱,所以岑隱這是要斷了他們的前程!

  岑隱果然是個心胸狹隘的陰險小人,別人不過在言語上得罪幾句,他就要十倍百倍地還之,令對方永世不得翻身!

  想到自己被岑隱害到了如今這種地步,文永聚就是一陣心潮翻涌。

  不過……

  這一次,岑隱恐怕沒那么容易得逞!

  皇帝對曾元節等幾個學子還是頗為看重的,在岑隱沒到姑蘇城以前,皇帝曾經多次說過,他們幾個是大盛將來的股肱之臣。

  岑隱卻說這些舉子不得用,這不是打皇帝的臉嗎?!

  以皇帝的性子……

  文永聚嘴角微翹,眸底閃過一抹幸災樂禍的情緒。

  皇帝率先邁出步子,一行人繼續沿著湖岸往前走,沾染著殘雪的根根柳枝隨風搖曳。

  周圍又靜了下來,沒有人敢隨意出聲打攪皇帝的思緒。

  皇帝沉吟著思考了片刻,點頭道:“阿隱,你說的是。”

  本來,皇帝還覺得曾元節幾個挺對自己胃口的,但是從方才他們幾人的表現來看,說話談吐還是流于表面,不能窺其本質,這幾個舉子難登大雅之堂!

  什么?!文永聚就像是當頭被倒了一桶雪似的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這岑隱到底是對皇帝下了什么蠱?!

  文永聚如何甘心,下意識就插嘴道:“老爺,奴才倒覺得曾舉人才學……”

  “放肆!”

  文永聚才剛說了沒幾個字,就被一旁的一個中年內侍打斷了。

  對方掀了掀眼皮,攔著文永聚不讓他再往前走,低斥道:“皇上在和督主說話,哪有你插嘴的份!文公公,人要看得清自己的身份!”中年內侍毫不掩飾話中的嘲諷與輕蔑。

  前方的皇帝也聽到了后方的動靜,回首看來,眉心微蹙,臉上充斥著厭煩之色。

  文永聚心里咯噔一下,暗道不妙:糟糕,他太急了!他還是低估了岑隱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!

  后方的幾個京官與當地官員幾乎是走在最后面,與前面的皇帝隔著有三四丈遠,因此對前方皇帝和岑隱之間的對話聽得并不太真切,只隱約地聽到了幾個詞語,比如“舉子”,比如“不堪大用”,還看到了皇帝對著岑隱點了點頭。

  方才那幾個舉子怕是再沒有什么遠大前程了!

  幾個京官并不意外,但是應天巡撫、孟知府和文敬之卻是震驚不已,直到此刻,才感覺到這位傳聞中的岑督主竟然如此得皇帝的寵信。

  幾個大小官員目光復雜地看著前方。

  皇帝又打開了手里的折扇,舉止風雅地扇著,有些可惜地嘆道:“要是用不得的話,那就不適合選作駙馬了。”

  皇帝心里無奈:以舞陽的心高氣傲,這駙馬的人選若是不夠出色,怕是看不上眼,他硬要指給她,她恐怕會怨死他的。

  兒女真是前世的債!

  皇帝在心里幽幽地嘆了口氣,朝涵星看了一眼,所幸涵星有著落了。

  “父親,您說的是。”涵星連忙點頭,笑瞇瞇地附和道,“我看著這些舉子那么沒用,根本就不適合當駙馬!”她心里慶幸地想著,還是岑督主最好!岑督主果然是火眼金睛,所以才會選了緋表妹做義妹!

  聞言,李廷攸暗暗地松了口氣,身子也又放松了下來,步履悠閑地走在封炎的身旁。

  皇帝看著涵星那古靈精怪的樣子,心里覺得有趣又好笑,調侃地斥了一句:“你這丫頭真是臉皮厚,口口聲聲駙馬駙馬的!”

  他臉上笑吟吟的,毫無一絲怒意,想著既然說起了這個話題,就干脆順勢問道:“涵星,你覺得這幾個舉子不適合當駙馬,那誰適合呢?”

  皇帝其實是半開玩笑,可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,涵星卻當真了。

  她這個父皇她還不知道嗎?!特別喜歡亂點鴛鴦,偶爾還會腦抽經,做出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事來。

  涵星心里琢磨著,覺得這時候必須把話說清楚,立刻道:“我看著那幾個舉子夸夸其談,只會說好聽的,沒見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