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6章 神功威力

我的老爺爺

作者:黑色語言 | 2019-08-21 17:56:59

  天空再次飄下一句話:“做完你該做的事,依然來茶樓找我。”

  陳超頓覺心安,只要老爺爺還在那就沒事,否則老爺爺真要失蹤,那么多的問題還找誰解答。

  “對了,這‘面目全非腳’好像是星爺的唐伯虎點秋香里面的一門絕學,功效好像是能把漂亮的人打丑,而‘還我漂漂拳’卻反過來能把丑人打漂亮,既然是這樣的話……我知道如何該懲戒佟老板了!”

  陳超心中計議已定。

  ……

  晚上。

  打更的梆子響漸漸的遠去,一個蒙面人突然出現在佟家商行的外墻,這個突然出現的蒙面人自然就是陳超本人。

  借著黑暗的掩護,陳超爬上了院墻邊的大樹,又踩著枝杈跳上了院墻,成功翻墻入院。

  “想不到學了個拳腳的秘籍手腳都靈敏了很多,200聲望沒有白花……對了,這里這么多房間,佟老板倒底住在哪里啊?”

  陳超心中正犯愁的時候,正巧看到一名家丁出來入廁,陳超一拳就教了這個家伙做人,成功逼問出佟老板的房間之后,破開房門,施展‘面目全非腳’對著床上的兩人沒頭沒臉就是一陣海踹,踹完之后留書一封,隨即再次翻墻逃之夭夭。

  佟老板夫婦無端挨了一頓胖揍,又遣家丁四處搜捕始作俑者未果,只能令家丁守在門外,自行安歇不提。

  ……

  次日一大早,佟老板夫婦醒來,看到睡在枕邊的竟然是豬頭怪物時,頓時同時大叫了起來。

  夜里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明白,如今天色大明,所有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眾家丁聽到驚叫聲,連忙沖進房間,看到一頭豬和一頭恐龍在互相指責大叫,頓時集體石化了。

  天啊,這難道還是他們的老爺和夫人嗎?

  怎么一夜的功夫就完全成了一只披著人皮的丑臉怪物?

  有人尋了一只銅鏡給佟老板,佟老板夫婦看了鏡子中的自己,頓時崩潰。

  “作孽啊!老天啊,這倒底是作了什么孽啊?!我還有什么臉活下去,不如死了算了!”

  佟老板的夫人扔掉銅鏡,尋死覓活的就往墻上撞,幸得一眾家丁拼死拉住。

  “老爺,這里有一封信。”一名家丁發現了留在桌子上的書信,大叫著雙手捧過來交到佟老板的手中。

  佟老板頂著豬臉,拿過來一看,只見信上寫道:“天作孽,猶可違,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
  佟老板猛然醒悟,又想起陳超昨日離開商鋪的時候說得那句“佟老板,干壞事是沒有好下場的哦?”,立刻明白把自己夫婦變成丑八怪的人倒底是誰了。

  “快!把姓柳的寡婦孩子抱來,快跟我去那婦人的水果攤!”

  佟老板立刻向手下命令,備上厚禮,乘坐馬車,急匆匆的往集市來尋柳姨。

  ……

  水果攤。

  柳姨正一臉焦急的哀求陳超:“陳先生,我孩子倒底怎么樣了,要不,我還是回家把地契拿來,去商行贖了孩子吧?”

  陳超淡定的道:“柳姨,你不用擔心,我跟你說,佟老板馬上就會親自前來向你賠罪,把孩子完好無損的還給你,相信我。”

  “這……”柳姨雖然不怎么相信陳超所說的話,但一時間也沒有太好的方法。

  這時,一輛馬車自遠處駛了過來,負責掌車的正是佟家商行的伙計。

  陳超笑著道:“柳姨,佟老板不是來了么?”

  話音方落,馬車在水果攤前停下,伙計揭開簾子,一只豬頭怪物捂著臉走了上來,向陳超納頭便拜,哭道:“先生,我做錯了,請您高抬貴手救救我,您看我這臉……”

  柳姨一瞧,頓時嚇了一跳,要不是豬臉上還依稀保留著佟老板的體貌特征,柳姨都不敢相信這張掛著豬臉的人竟然就是平常作威作福的佟老板。

  “陳先生,佟老板他這是……”柳姨詢問陳超,一時間也搞不明白佟老板為什么會變成這副模樣,整就是天蓬元帥重生。

  昨夜天黑,陳超動手之后也沒來得及查看效果,現在看來‘面目全非腳’的功效實在是太好了。

  陳超故作一副罪有應得的表情,看著佟老板,對他說道:“我昨天走的時候就告誡你,做壞事是沒有好下場的,可你非不聽,如今報應來了吧?”

  看著附近鄉鄰的指指點點,議論紛紛,佟老板想死的心都有了,捂著豬臉作揖如搗蒜,低聲下氣的道:“先生,我錯了,我真的知錯了,柳家的宅子我不要了,她的孩子我現在就還給她,還請先生幫幫我,我這臉真的沒法見人了。”

  佟老板是個生意人,頂著天蓬元帥的臉,日后還有誰敢跟他談生意,沒了生意,簡直如同要了他的老命。

  陳超卻把頭搖得像撥浪鼓,淡然的道:“解鈴還須系鈴人,你求我沒用。”說完,眼神有意無意的瞥向柳姨。

  生意人都很精,佟老板馬上就猜到了陳超的意思,立刻命人把柳姨的孩子抱了過來,親手交給她,又奉上一份厚禮,并且懇求道:“他大嬸,這事我姓佟的做得有欠妥當,我該死,孩子我接回去也沒有餓著他,現在完璧歸趙……小小薄禮不成敬意,還請他大嬸原諒我姓佟的這一次,幫我跟先生說兩句,我姓佟的保證從今以后不再找你的麻煩。”

  柳姨是個善良之人,又見孩子確實無恙,佟老板變成這副豬頭樣顯然已經受到了懲戒,于是就對陳超說道:“陳先生,既然佟老板知錯能改,也受到了懲罰,你看可否……”

  柳姨不會替陳超拿主意,決定權還在陳超的手中,沒有陳超肯替她出面,這個虧她只能吃定了。

  陳超點了點頭,轉而看向佟老板,問道:“你真的已經知錯了?”

  “我知錯了,我真的知錯了!”

  陳超又問:“那你真的保證之后不再找柳姨的麻煩?”

  “我保證,我對天發誓!”佟老板頭點得像小雞啄米似的。

  “好,我就姑且相信你,到馬車上來。”

  陳超把佟老板單獨叫到馬車上,放下簾子,在佟老板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,施展‘還我漂漂拳’對著他的豬臉一陣老拳伺候。

  佟老板被打得眼冒金星,半天都分不清東南西北,不知陳超為何又對自己突施毒手,正要開口詢問時……

  陳超遞給他一副銅鏡,淡淡的道:“自己看吧。”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