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29章 飛花傷人

我的老爺爺

作者:黑色語言 | 2019-08-25 11:29:14

  榮大人也在旁邊道:“太后,陳先生實乃少有的人才,文武兼備,京師狐妖作祟,卻旦夕被破,陳先生可功不可沒呀。”

  聽得太后笑逐顏開,笑得額上皺紋都化開了,剛要說什么,卻突然——“咳咳咳……”一陣劇烈的咳嗽。

  “太后!太后您怎么了?!”

  榮大人和太監一齊上前問候。

  “傳太醫!”太監總管慌忙大叫。

  “免了,免了。”太后一邊說,一邊擺手,道:“哀家只是一時高興,沒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

  雖然太后嘴上說沒什么大不了的,但陳超自身就是病入膏肓的人,如何看不出太后其實也是油枯燈盡,還能撐多久真的很難說。

  眾人見太后確實也沒什么大的問題,也就放心了下來。

  太后堆起笑容,分別看了看安聘遠和陳超,說道:“安愛卿,你和陳先生都是國之棟梁,肯為朝廷效力,為社稷分憂解難,實屬難得。大燕要是多一些像兩位愛卿這樣的人,也萬萬落不到被小小的烏歌和西方蠻夷欺凌的地步……”

  “太后……”

  榮大人和太監總管皆哽咽出聲,安聘遠也面有憂色,唯獨陳超面色如常。

  陳超是現代人,不是這個架空世界的土著,對封建王朝沒什么好感,更沒什么歸屬感,他如今的目標只是活著而已,至于社稷的問題還是交給他們土著自己憂心吧。

  太后可不知道陳超在想什么,見他舉重若輕,泰山崩于眼前而不變色,卻更加的欣賞,問道:“陳先生,你和安愛卿最近做得很不錯,想要什么賞賜?”

  陳超剛要厚顏討要,安聘遠卻搶先道:“為朝廷辦事實乃天經地義,身為大燕子民理所應當為社稷添磚加瓦。”

  陳超心中頓時無語,但又想起古裝劇中都是這么演得,話也是這么說的,也就釋然,反正該得的賞賜一樣不會少。

  果然,太后隨即就道:“安愛卿此言甚得哀家之心,但有功就要賞,就賞你二人……”

  太后話還沒說完,突然風起,并有一股異香隨風而來,緊接著是如雪花一樣的花瓣漫天飄舞,落英繽紛,滿眼都是粉紅。

  眾侍衛面面相覷,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辦。

  就在這時,異變突起,那些看似輕飄飄的花瓣卻突然堅硬似鐵,邊緣擦過脖頸,發出絲絲入肉的切割聲,帶起一道道血痕,眾侍衛措不及防,不少人中招倒地。

  “飛花傷人!”安聘遠驚聲而道。

  有花瓣飄入涼亭,啪的一聲擊碎了桌上的酒盞。

  陳超也頗為驚訝,想不到這個世界竟然有暗器造詣如此之高的人,忍不住問道:“安兄,你可知這是何種武功?”

  飛花傷人,簡直就是匪夷所思。

  安聘遠說道:“假如我沒有猜錯的話,這是失傳已久的內功心法‘含沙射影’,修煉至一定境界,可用內力推送萬物于百步之外傷人,傷人精魄,取人性命,殺人于無形!”

  “想不到,武林竟然有如此高深的武功。”陳超喃喃自語,算是開了眼界。難怪自己的戰斗力排名僅是第9795名了,跟人家高手比起來,自己才是個蹣跚學步的孩子。

  “有刺客!保護太后!”

  太監總管大喊大叫,忙不迭召集侍衛過來守衛。

  但飄入涼亭的花瓣也僅僅就是擊碎了一只酒盞而已,很多落在了碟盤的點心上,卻并沒有傷及太后,并且,天空突然飄來一張白色的紙,上面還有墨跡,好像寫了什么字。

  那寫了字的白紙,就那么輕飄飄的飄在了太后的面前,落在桌面上。

  太后看著那張紙,向太監總管使了個眼色。

  太監總管把那張紙捧了起來,默讀。

  “上面寫了什么?”太后問。

  太監總管面現難色,但也不敢違抗太后旨意,只能硬著頭皮閱讀道:“聞太后有玉璽一枚,白玉雕成,價值千金,今特來取之一觀,還望太后不要怪罪。”

  “放肆!”

  太后一拍扶手。

  嚇得太監總管等人連忙跪伏于地。

  太后指著榮大人,語氣嚴厲的斥道:“榮大人,你看看你掌管的什么刑部衙門,如今飛賊都敢直闖本宮的居所了,還明目張膽的要竊據傳國玉璽,等賊匪要取哀家性命的時候,本宮是不是也要把項上人頭給其奉上?”

  榮大人磕頭如搗蒜,一個勁的道:“為臣死罪,還請太后息怒,請太后給臣一次機會,臣保管三日之內擒拿此賊,如若不然,臣愿自提項上人頭來向太后請罪。”

  “哼!”

  太后冷哼了一聲,低頭又看了榮大人一眼,起身佛袖而去。

  “榮大人哎,你……你好自為之吧。”太監總管搖了搖頭,也隨之離去。

  等太后等人走了之后,安聘遠把榮大人扶了起來,榮大人卻像抓救命稻草一樣抓住安聘遠,求道:“聘遠啊,這次你說什么都要救救老哥……要不三日之后,你只能為老哥我收尸了。”

  安聘遠卻笑道:“榮大人,沒有人能給你收尸。就是一個飛賊而已,此賊不是妄言要竊取玉璽么?只要這賊敢來,在下一定把此人擒住。斷用不了三日,榮大人您就放心吧。”

  榮大人抹了一把汗,說:“聘遠,我可全靠你了,我這條老命還有沒有機會再陪你喝酒,全憑你手段。你也知道,我那幫手下辦一辦普通案子還行,但辦這種涉及武林人士的案子,老夫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他們坑的。”

  “榮大人,您老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,這事交給我和陳老弟,保您沒事,相信我們!”安聘遠好說歹說總算將榮大人勸服。

  私下里,陳超對安聘遠道:“安兄,咱不會太托大了吧?這飛賊能夠以飛花傷人,武功何其之高,三日就能將其捕獲,有可能么?”

  安聘遠笑了笑,只說了四個字:“事在人為。”

  ……

  晚上,大殿四周戒備森嚴,一眾大內侍衛把附近守衛的滴水不漏,連只蒼蠅也別想飛進去。

  大殿之內,玉璽靜靜的置放于案上,由安聘遠和陳超奉命貼身看護。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