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852章 《婚禮求生:大逃殺》

小世界其樂無窮

作者:聽日 | 2019-06-19 11:35:45

  4月11日,在橘子郡的公路上,任索一行人坐在7人座的MPV里。

  他們從紐約直接坐飛機到達橘子郡的SNA機場,下機后租車公司就已經將車送到機場外面。他們沒有絲毫耽擱,直接開車去古月言一直念念不忘的景點。

  古月言現在才看完《絕密檔案:與我阻長空》,興奮挽住任索胳膊問道:“那么說,你們見過任座啦?”

  任索點點頭:“嗯,跟視頻里差不多,不過現實里的任座更傻逼一點,待在地下室也要穿得跟仙人一樣,他脫褲子多麻煩啊。”

  任星美說道:“哥,我最近發現你老是會提到脫褲子,你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啊?”

  后座跟小玖一起坐的林羨魚插嘴道:“這里還有小寶寶呢,你們說話能不能別那么污?”

  這個林羨魚居然也有資格說這句話!?

  連小玖都不服了:“誰是小寶寶啊!”

  “我啊!”林羨魚一臉正氣地說道:“本姑娘還是沒親過嘴沒談過戀愛的小寶寶呢!”

  小玖馬上指出林羨魚的漏洞:“但你跟大哥哥一起睡過覺覺了!”

  林羨魚不屑地笑了一聲:“跟任大哥睡覺……呵呵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“噗。”

  “喵~”

  女朋友們發出意義不明的笑聲,任索一臉黑線:你們這是什么意思?有種SOLO啊!

  林羨魚好奇問道:“那任座跟視頻里的任座一樣好看咯?東老師東老師,任大哥孰與天京任座美?”

  坐在副駕駛的東承靈毫無遲疑:“索美甚,任座何能及他?”

  古月言噗嗤一聲笑了,反問道:“那羨魚你覺得呢?索先生與任座孰美?”

  林羨魚微微一怔,旋即嘿嘿笑道:“任座不若任大哥之美也。”

  任星美笑道:“你們怎么忽然玩上《鄒忌諷齊王納諫》的梗了?雖然我也覺得我哥更好看。”

  “噓,低調點。”任索有點害羞地說道:“雖然任座很喜歡裝逼,但我必須承認,他的帥氣僅次于我,凌駕于趙火之上!”

  負責開車的喬木依說道:“雖然我的小索的確是天下無敵可愛,但任座可是九轉修士哦。”

  任索:“切,趙火也是九轉啊。”

  任索這么一說,大家忽然覺得九轉修士的逼格都被拉低了。

  畢竟無論是人品、戰力還是戰績,趙火還真是憑一己之力拖九轉后腿——之前也就罷了,就他一個九轉,但現在出現一個仁王任座,讓大家有了一個比較對象。

  在《絕密檔案:與我阻長空》流出后,萬里長城馬上發布官方聲明,陳述任座的來歷、功績和戰力,當大家知道任座居然就是東漢任家后人,創造法術體系的大修士,能只手鎮壓天京所有魑魅魍魎的超級強者,所有人都因此陷入震驚與興奮中。

  短短幾個小時內就全民熱議微博沸騰,無數大V轉發這條聲明,對策局里一位位接受過任座培養的修士們也站出來,為任座的出道打CALL!

  《絕密檔案》提到的稱號「萬里山河」實在不能滿足大家的吹逼需求,反而是外國給任座起的美劇史詩式的稱謂迅速燃燒全球互聯網:

  「兩千年前的神族后人,最古血脈的覺醒者,玄國超凡學派的開創者,端坐在神秘之中的幕后主宰,千里之內的守護神,萬法全能的博學者,粉碎命運的逆命者,王座之任,你的威名從玄國天京到聯邦紐約,無人不知無人不曉!」

  如果說之前任座的血脈其實是他的詛咒,現在《絕密檔案》播出后,那最大的詛咒已經悄然解決——任座必然可以活到2049年,也就是說他能活過23歲的詛咒了!

  “九轉修士……”東承靈悠然神往地說道:“如果能到達那個境界,究竟能看見何種風景呢?”

  任索認真說道:“一定會很精彩,承靈你一定能成就九轉,甚至超越九轉!”

  東承靈頗為平靜:“嗯,索你也要努力……活下去啊。”

  活下去?

  任索眨眨眼睛,承靈你鼓勵人的口吻稍微有點……驚悚啊。

  古月言微微嘆了口氣,挨在任索身上,把玩起任索的手指,嘟囔道:“但現在都第三集了,為什么視頻里還沒出現我們啊?”

  任星美放下手機,微微皺眉道:“是啊,就算我們沒能成為七轉以上的精英修士,但四轉總該能……就算我們不能,但為什么連東老師、喬姐和我哥都沒出現?他們現在都已經四轉了啊。”

  任索說道:“沒出現不是挺好的嗎?可能是我們根本沒參加這場戰爭。”

  “一點都不好!”任星美和古月言異口同聲地說道。

  任索慫了一下,乖乖當她們的車載玩偶。任星美和古月言對視一眼,又看了看坐在駕駛位和副駕駛位的喬木依和東承靈,忽然不約而同地沉默下來。

  車很快到達庭院樹叢。今天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,他們遠遠就看見那座在陽光下閃爍光輝的水晶大教堂。

  水晶大教堂外殼由一萬多片巨大的銀色玻璃和鋼架構成,晶瑩透剔,猶如水晶,遠遠望去就能感受到那份無與倫比的建筑之美。

  任索在月之暗面里見識過一次水晶大教堂,但月之暗面的光輝都是冷色調,讓人感覺到水晶大教堂的純潔莊重。對比起來,陽光照耀令大教堂顯得更加壯麗宏偉。

  女孩子們已經迫不及待拉著任索過去,古月言強忍著高興,故作平靜地問道:“索先生,你還記得那場婚禮嗎?”

  “記得,我和你和露娜一起結婚,我還記得那個幫我們主持儀式的神父,明明是夢中的投影,但職業素養非常好,哪怕鄙視我也還是認真主持。”任索笑道。

  喬木依哼了一聲:“假婚禮。”

  “婚禮是假的,但我們的心是真的!”古月言轉過頭看向任索:“索先生,是不是啊?”

  感覺到腰間軟肉被月言掐住,任索難道還能說個‘不’字?他十分真誠地說道:“真的真的,那時候我就已經被月言俘虜了。”

  古月言露出滿意的笑容,踮起腳尖啄了一口任索的臉頰,甜甜笑道:“索先生最好了!”

  后面的林羨魚暗暗嘆息:不愧是班長,就連婊起來也是學得特別快啊,這都快掛到任大哥身上了,還穿得又那么少,那兩團綿軟都壓變形了,任大哥現在肯定很爽吧?

  哼,但你們看不到其他人眼中的怒火吧?現在是班長的回合,她們沒辦法,但回合總有結束的時候。

  我就看看你們這對狗男女等下怎么死……

  林羨魚眨了眨眼睛,猛地甩了甩腦袋:不對,我應該是想看任大哥怎么死的同時,還想好好保護班長啊。

  我明明是希望班長騷得快樂,婊得愉悅,但我怎么好像也對班長生氣了……

  肯定是因為昨晚頭發沒干就睡覺,腦子進水了。

  下次不找任大哥烘干頭發了。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