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下卷

繡榻野史

作者:呂天成 | 2016-09-19 07:33:48

  卻說金氏道:“我恨大里這個狠心人,你如今再不可合他往來了。我若見他的肉,也要兩口唆吃哩。”東門生笑道:“你便今日惡懲了他,也便宜他,只是氣他不過。”

  金氏思量一會道:“我有計較了。”東門生道:“有甚么計較?”金氏道:“他白白的戲了你的老婆,你也戲他家的(B)才是。只是大里沒有老婆,今他娘才三十多齡,又守了十多年寡,安排得他的娘,等心肝戲了,我心里才過去呢。”

  東門生道:“他戲你的屁股,我方才回來,先到書房里,他正睡熟,在醉翁椅上,我就戲得他醒來,他也著實奉承了,想是把你家數,學去速遭比前時一發有趣,只是我沒用,把洞宮拖不出來,這個仇也作憾了。若是大里的娘,原也標致,只是壞了人家的貞節,心里不忍的。他的娘又是不容易惹的。”金氏道:“你還這等仁心哩,若依了我的計策,不怕他的娘(B),不等我的心肝射得穿哩。”

  東門生道:“且看你的本事。”金氏道:“大里極怕他娘,你去對他娘說,某處有個好館,薦他去,要他娘催著大里起身,大里不敢不去。若大里說起我來,你就說被你把他的(B)射壞了,再弄不得,定用將息兩個月才好弄,你如今且去兩個月再來,他必定信了。他若去時,一定說丟娘不下,你可說你老娘在家冷靜,獨自難過。接來合我同住,既是通家走動的好兄弟,他娘必定肯來,那時節我又差你出門去,另有絕妙計策,我自然包你上手。”東門生道:“極妙!極妙!我湖洲正有個舊主人家,來接我,我薦了他去好么?”金氏道:“正好。”

  東門生清早起來梳頭完了,逕到大里家去,正遇著大里,又不知是有甚么好男*風的哄他去,宿了一夜不在家里。就一直進里邊,見了麻氏。麻氏陪著吃了茶,問:“姚家自那里來,曾見大里么?”

  東門生道:“昨日不曾到書房里,我只道他在家里,因此時特地過來。湖洲有個好書館,有三十兩束修,來接小侄去教書,小侄有事,在家不得脫身,近來書館是極難得的,特來請阿弟去。”麻氏聽了,隨叫聲:“天殺的,不好了!不好了!近來我兒子,新搭上兩個光棍,一個人是瓊花觀前,姓常名奮,人都叫他做越齋喘哄小官,因此把甚么越王常奮的故事,起了個號;一個人是迷樓腳邊金巡漕的公子,叫他做金蒼蠅,人都叫他做隘字。也是極好的小官,用糞蟲隘里鉆的俗話兒,起了個號兒。想必是這個光棍哄去了。我因他游蕩,再不老成,正要替他去尋個書館,正在沒計較哩!這等極好。”

  東門生心里也吃驚,只得應他道:“這常奮是房下的近鄰,金蒼蠅是房下的內侄,一向曉得這兩個是光棍,只怕阿弟戀著他們不肯。”麻氏道:“不怕他不去,我吩咐他一定去,多謝你的好意了。”東門生道:“阿弟去后,老母在這里冷靜,薪水又不便,請老母到小侄家里同住,侄媳婦又好朝夕陪伴,小侄也長要走出外邊去,老母去又好常常的照管照管。”麻氏道:“這怎么使得,多謝多謝,再等我與兒商量商量。”

  東門生辭別了回家去后,大里方才回家來見娘。麻氏變了臉道:“你又合這兩個光棍去哄一夜,不到書房去,姚氏哥哥剛來了,有個好書館薦你去,在湖洲,你可就收拾行李去罷。”大里見娘看破了他的行徑,好不羞人,假應娘道:“去便去,只怕娘冷靜哩。”

  麻氏道:“姚哥哥說你去后,要接我到他家里同住,卻不冷靜,你只管去你的。”大里見娘定要他去,一來丟金氏不下,二來舍不得這兩個光棍,道:“娘要去同住省使用,又熱鬧極好,只是兒子后生家不會教書。”

  麻氏生氣起來道:“男子漢出路,讀了書教書,這個是常事,我生了你十七八年,還不會掙一些兒東西來孝順,還做甚么人?”大里忙道:“娘不要生氣,兒子曉得,明后日就去罷了。”

  辭了麻氏出來,逕跑到東門生家里來,東門生正立在廳前,大里道:“我哥莫非怪我么?怎么在我娘面前,催我遠遠出路哩!”東門生一手扯住大里,進房坐下道:“阿弟,我昨日回到家里來,你阿嫂(B)腫在床上,我笑他做出例樣,又稱你的本事真個好,怎么怪你,因昨日有個人來尋我,說湖洲有個上好的書館。原來是我舊主人家,我因自家今年有事,不能去,特特薦與阿弟去,阿弟得了也好使用,阿弟怎么這樣反疑心起我來了?”

  大里道:“多謝哥哥的好意,只丟阿嫂不下哩。”東門生道:“我正要對你說,你阿嫂被你戲了半日一夜,(B)皮都碎了,(B)門都腫了,正爛了流膿,便好也卻得兩個月,你在家又弄不得,你便去不必掛念,且去等了兩個月回來極妙。”大里連忙作揖道:“哥哥有這等好心,我怎么不去處館哩,如今且等阿嫂將息幾時,問他怕不怕?”

  東門生道:“你阿嫂-騷-(B),少不得定用你這根鐵(吊)兒對付,他如今(B)里又生了毒,你且好去,你家下不消費心,我就去接你娘過我這里來供養了。”大里道:“這樣好意,怎么當得起來。”東門生道:“阿弟差了,阿嫂等你戲了,就是你的老婆一般的了,你的娘不就是阿婆么?媳婦供養阿婆,有甚么當不起的!”大里道:“既如此,多謝了,我就去收拾行李。”大里別去了。

  金氏正在廳房背后聽了大里的話兒,道:“天殺的!還要弄我哩。”就叫東門生:“你可去接了麻母來。”

  東門生又到大里家里來,只見大里行李都收拾完了。東門生去請麻母。麻氏道:“等我兒子一起身就過來了,只是打攪不便。”東門生道:“通家骨肉,說那里話來。”

  催了麻氏把自家隨身鋪蓋、衣服,收拾收拾,麻氏應了。大里道:“我今日要去了罷。”麻氏道:“你去不可貪酒野闞,專心讀書,我自家在家里替你尋個標致做親。”

  大里道:“曉得。”對東門生道:“我娘在哥哥家里,甚是安穩,我今年得了好館,極快樂了。感哥哥的恩德,真個不盡了。只是兩個月后準準歸來,看望哥哥了。”東門生道:“專等!專等!”

  大里又輕輕對東門生道:“我同哥哥去別阿嫂。”東門生道:“你阿嫂病在床上,老母又到我家里來了,你去不便,我替你說過盛情,你且積趲六十日的精神,再來射他。”大里笑道:“既如此,多多上覆他,叫他到兩個月后,收拾干干凈凈的等我。”東門生笑道:“正是。”大里就別了麻氏,又別了東門生,叫小廝挑著行李出門,逕往湖洲去了。

  話說東門生,把轎抬了麻氏合他的丫頭小嬌,回到家里來,金氏妝扮出去迎接他,還覺得有些倦,時時吃了些大參湯兒,見了麻氏道:“婆婆久別了。”麻氏道:“多稱你官人去接我來,只是我心里不安。”金氏笑道:“只恐怠慢了。”麻氏道:“好說。”

  金氏叫塞紅、阿秀辦了一張棹的酒,排了好些果豆,吃了一會。東門生也不來陪,只有金氏在旁邊坐下,麻氏上面坐了,就是當真婆婆媳婦一般。麻氏道:“既來打攪你家,每日只吃家常茶飯,決不可因我這般盛設。”金氏道:“婆婆不消吩咐,每日只是粗茶淡飯。”就另取收拾一間房安下過了夜。

  次日清早東門生起來說,要到鄉下探個親去,將近十五六日才能回來呢。就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頁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