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10章 涪城失守

循霸三國

作者:追雪逍遙01 | 2019-08-23 01:01:15

  從劉巴府中出來,劉循心情特別激動,如撥云見日,哪怕形勢依然不妙,能得劉巴出山相助,對付劉備,也多了極大的勝算。

  劉循策馬揚鞭,急急忙忙趕回府中,剛到府門前,便發現了有兩人早已等候在那里。

  其中一個是昨夜見過的王文,一身樸素的青衫,手里拿著一個包裹。

  另外一個眉毛五官跟王文有幾分相似,但更加魁梧壯健,黝黑的臉膛,濃眉大眼,鼻直口正,面容堅毅果敢,身板足足比王文大了一號,背著一個大包袱,手里拎著一根分量不輕的熟銅棍。

  不用猜,這一定是王文的兄弟,王虎!

  劉循忙從馬上翻身跳下,幾步迎了上去:“這么快,你們就收拾好了。”

  王文點點頭:“也沒什么好收拾的,只需帶幾件換洗的衣服,公子,這位就是我的弟弟王虎。”

  說著,王文對身后之人,招手道:“還不快拜見公子。”

  王虎搶步上前,甕聲甕氣的說:“小人王虎,拜見公子。”

  王虎說著,就要倒地下跪,被劉循一把拉住,握著王虎的手腕,劉循欣慰的笑道:“不錯,龍精虎猛,是條好漢。”

  劉循有意試探一下王虎的臂力,手上逐漸發力,王虎先是一愣,隨即也用上了力氣,直到劉循使了五成的氣力,王虎才漸漸支撐不住,臉色有些發漲。

  劉循連連點頭,他天生神力,兩膀一晃,有千八百斤的力氣,光是打造的那條天狼槍,便重達66斤,是西川百年難得的猛將,年紀輕輕的王虎,能有他一半的氣力,已經頗為難得。

  劉循連忙把二人讓進府中,見過父親后,介紹給劉璋。

  劉璋對王累之死,心懷萬分愧疚,見到王文二人,感慨萬端,險些落淚。

  眼見天色不早了,劉循暫時先把兩人安頓在府中,以后兩人便跟在他身邊。

  等一切安頓停當,困意襲來,劉循守在堅持不住,匆匆回到住處休息了幾個時辰。

  到了半夜,正在劉循熟睡之時,一名斥候火急火燎的跑進了府中。

  見到劉璋后,斥候慌忙稟報:“主公,大事不好,涪城失守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本就憂慮不安的劉璋,如遭雷擊,登時僵在了原地,只覺得手腳冰涼,渾身發抖。

  “劉備怎么可能這么快,就攻破了涪城?”過了好久,劉璋才喃喃自語,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涪城城高池深,守衛明明得到了劉璋的命令,務必堅守,可劉璋做夢也沒想到,距離白水關失守,才僅僅一天半的時間,涪城便落入了劉備之手。

  斥候回稟道:“魏延領兵偷襲,故意引誘守軍出城,黃忠率大軍趁機奪城,守軍抵擋不住,城池這才失守。”

  “快,快把李嚴費觀找來,我有要事要與二人商議。”

  本想把兒子叫醒,劉璋又心生不忍,心想:“循兒忙了兩日,好不容易才睡下,就不要吵醒他了。”

  不多時,李嚴和費觀匆匆來到了府中,跟兩人商議了一番,劉璋擔心張任等人不是劉備的對手,下令讓李嚴費觀統兵三萬前去支援,爭取奪回涪城。

  劉循一覺到了天亮,聽聞此事后,劉循急的直跺腳。

  劉璋正在吃飯,劉循哪里吃得下,急忙道:“父親,請讓孩兒也領兵前往,助他們一臂之力。”

  劉璋道:“李嚴和費觀已經帶兵去了,循兒,他二人都是我益州重臣,足以擔當此任,你還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  劉循愈發著急:“父親,你也知道,那劉備絕非等閑之輩,他身邊不乏能人勇將,白水關和涪城相繼失守,劉備輕而易舉連奪我兩座城池,切不可大意。孩兒此番出兵,既可以支援他們,也是為了替成都嚴守最后一道門戶雒城。時間緊迫,一旦綿竹有失,再匆忙出兵,只怕就來不及了。”

  劉循并沒有吐露真相,李嚴費觀的確非常有能力,但兩人根本靠不住,劉循記得很清楚,很快二人就會一起投降劉備。

  劉璋想了想,點點頭:“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,涪城已失,劉備只要再拿下綿竹和雒城,成都就不妙了。”

  劉璋急忙拿出兵符令箭,鄭重的交到劉循手中:“循兒,現在城中只剩下六萬兵馬,為父要把最精銳的部曲交到你的手中。”

  劉璋表情從未如此嚴肅,劉循接過兵符,只見上面寫著三個燙金的大字“東州兵”

  東州兵是劉循祖父劉焉占據益州,收編南陽、三輔等地流民而組成的一支軍隊,戰力極其強悍,而且對劉家非常忠心,堪稱是劉璋保命的底牌。

  “父親放心,只要孩兒尚有一口氣在,絕不讓劉備從雒城踏過!”劉循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。

  他兩眼冒火,表情無比的堅定,益州到了最危險的時候,哪怕是拼了性命,也要守住雒城。

  雒城一旦失守,成都就會門戶大開,劉備便可長驅直入,兵臨城下!

  匆忙吃了幾口飯,劉循帶上王文王虎,告別了劉璋,正要趕去兵營,一個三十出頭的青年武將從對面騎馬過來,正好跟劉循來了個面對面。

  來人認出劉循后,急忙勒住絲韁,飛身跳到地上,動作異常矯健。

  “鄧芝見過公子。”

  鄧芝一直很想給劉璋效力,可劉璋根本就沒把他當回事,始終不得重用,此番被征調前來,鄧芝的心情也非常復雜。

  既希望能夠真的被重視,心里又忐忑不安,怕再次失望。

  劉璋暗弱無能,不會用人,這幾乎成了益州臣僚們一致的看法。

  劉循仔細端詳著鄧芝,不由得眼前一亮。

  鄧芝三十出頭的年紀,腰闊膀圓,身段俊朗,頭戴虎頭盔,斜插雉雞尾,身穿黝黑的鐵甲,披一件紅色的戰袍,被風兒輕輕吹起,腰系八寶玲瓏獅鸞帶,寬松的紅中衣,有護腿甲,足蹬馬靴,身背一張畫雀大弓。

  五官端正,威武雄壯,一身彪悍的軍人氣息。

  劉循滿意的點點頭:“鄧芝,此番是我特意把你征調來,希望你能效命疆場,為我益州擊退強敵。雖然是張裕向我舉薦的你,但你的能力我還沒有親眼看到。眼下大敵當前,正是用人之際,只要你能殺敵立功,我自會論功行賞,絕不虧待。”

  鄧芝這才明白,原來不是劉璋,而是大公子劉循把自己調來的。

  對劉循,鄧芝印象不錯,當即拱手抱拳:“鄧芝愿效犬馬之勞!”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