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216章 回兵陽平關

循霸三國

作者:追雪逍遙01 | 2019-12-08 17:06:41

  劉循指了指夏侯淵的首級,對張愧說:“回去告訴張魯,讓他安撫好漢中的百姓,做好投降的準備,不然的話,兵臨城下,那我也只好自己動手,從他手里奪過漢中了。”

  “是!是!是!將軍盡管放心,你的話我一定帶給家兄,將軍英明神武,是漢室后裔,能重新歸入將軍麾下,也是我們漢中軍民的榮幸。”

  同樣是張魯的兄弟,張愧跟張衛截然不同,望著夏侯淵的首級,張愧嚇得臉都白了,生怕惹怒劉循也會落得如此下場。

  “那就好,待我先去拿下陽平關,回頭再跟你家兄長商議接受漢中的事宜,你先回去吧。”劉循擺了擺手,帶人掉頭一路急行,趕往陽平關。

  望著益州兵卷塵而去的身影,張愧長出了一口氣,急忙帶人回到南鄭,面見張魯。

  剛一見面,張魯便迫切的問道:“怎么樣了?你怎么回來的這么快?”

  “唉!兄長,一切都已經結束了,夏侯淵死了!”

  “什么?夏侯淵死了?”雖然已經料到夏侯淵不是劉循的對手,但當消息傳來,張魯還是有些難以接受。

  他急忙追問事情的具體經過,張愧心有余悸的說:“那劉循十分了得,一路把夏侯淵追的逃進了褒斜道,又被我擋了回去,夏侯淵在劉循的馬前頂多也就走了二十多個回合,便被一槍挑死……”

  “嘶!”聽到夏侯淵被一槍刺穿喉嚨,緊接著就被劉循砍下了首級,張魯也嚇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“兄長,劉循實在太強了,幸虧兄長有先見之明,主動派往前往褒斜道駐守,依我看,曹軍大勢已去,陽平關不日也將落到劉循的手里,我們還是馬上準備投降吧,免得劉循兵臨城下,跟我們再開戰。”

  張魯點了點頭,“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  隨即,張魯馬召集漢中的文物官員,商議投降的事宜,等著劉循前來接收。

  邊敲金蹬響,齊奏凱歌旋!

  劉循一路命人吹吹打打,敲著鑼鼓,乘勝回兵,很快就跟鄭度的人馬匯合在一起,然后兵合一處,將打一家,率軍來到陽平關下。

  到了這種時候,劉循已經沒必要把兵營扎在比較遠的地方了。

  “報!啟稟將軍,劉循大軍已經來到關下,正在挑戰。”蔣石一路小跑著來見張郃。

  張郃并沒有太過驚訝,他面色沉穩的坐在那里,輕輕的嘆了口氣“終于來了!”

  “走!眾將士,隨我登城!”張郃披掛整齊,帶著蔣石等人來到關墻上面。

  手扶著垛口,舉目觀瞧,此時的益州兵和之前見到的鄭度率領的那支殘破之師截然不同,他們盔甲鮮明,刀槍閃耀,氣勢抖擻,戰意昂揚,每一個士兵都高傲的抬著頭,很明顯剛剛打了勝仗,臉上的得意和興奮沒有絲毫的遮掩。

  益州兵大概有四五千人,在幾員武將的簇擁下,張郃見到了劉循。

  劉循細腰乍背,一雙虎目精光閃閃,身穿鎖子連環甲,手提明晃晃的天狼槍,跨馬而坐,端的是威風凜凜,器宇軒昂。

  劉循的身旁還跟著一員女將,眉目清秀,英姿颯爽,正是孫權的妹妹江東的郡主孫尚香!

  劉循沖張郃點了點頭,一擺手,狐篤催馬上前,手中舉著一個旗桿,上面掛著夏侯淵的腦袋。

  “那是?夏侯淵將軍的首級!”張郃還算沉穩,可他身旁的將士,頓時面色大變,有的嚇得渾身直抖。

  連夏侯淵尚且不是劉循的對手,死的如此凄慘,陽平關的曹兵心里頓時一陣忐忑不安,暗暗為自己的小命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“張將軍!”劉循笑著打了個招呼,“俗話說的好,識時務者為俊杰,現在曹操已然退兵,不理會你們的死活,而你們的糧草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了,現在夏侯淵也命喪我手,聽我良言相勸,打開城門,歸順我益州,我保證之前的事情絕不追究。實不相瞞,我非常敬重張將軍,想邀請將軍歸順益州,我復興漢室隨我一同效力。”

  劉循一番赤誠,真誠相邀,可劉循身邊的將士,卻按耐不住,一個個群情激憤,用力的揮舞著手里的刀槍,恨不能馬上就殺進陽平關。

  狐篤大聲叫嚷道:“我主仁慈,不忍大開殺戒,希望你們速速打開城門,獻城投降,要不然,踏平陽平關,讓你們雞犬不留。”

  其他人也跟著齊聲高喊“踏平陽平關,雞犬不留!”

  整齊的聲音,震天撼地,響徹云霄,讓陽平關的曹兵一陣心悸膽顫,不安的情緒迅速彌漫,漸漸籠罩在每一個曹兵的心頭。

  益州兵的喊殺聲,一遍又一遍,聲勢極大,讓守軍愈發感到恐懼,張郃的眉頭也稍稍的皺了起來。

  現在的處境,可以說已經身處絕境,命門被劉循徹底攥在了手里,而對面的馬超,聽到這邊的喊殺聲,也開始在集結隊伍。

  大戰一觸即發,氣氛愈發緊張,張郃看了看身旁的將士,除了王異還算鎮定,其他人,明顯臉色都變了。

  “你們說現在該怎么辦?”張郃主動詢問身邊的將領。

  張郃不怕死,但是他很清楚現在的處境,打,也是冒死一戰,突圍活命的機會不大。

  “要么我們投降吧?”蔣石顫顫巍巍,試探著說道。

  陽逵、楊阜等人也眼巴巴的看著張郃,明顯也動了投降的念頭。

  “我們先下城再說吧。”見蔣石在關墻上就說出這種喪氣話,明顯是在擾亂軍心,王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好!”

  張郃一擺手,叮囑其他人原地待命,帶著蔣石等人下了城墻。

  到了一個僻靜之處,王異直接開口,“我們絕不能投降,否則必然是死路一條。”

  夏侯淵死了,自己的丈夫趙昂跟在夏侯淵身邊,很明顯也極有可能喪命疆場,但王異此刻,并沒有過于悲傷。

  現在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,她必須把喪父之痛暫時壓在心底,讓自己盡可能的保持冷靜。

  “為什么?”蔣石不解的說。

  王異冷笑道:“別忘了,馬超跟我們是生死之仇,他無時無刻不盼著殺了我們,而馬超現在是劉循非常倚重的大將,馬超豈能輕饒了我們,恐怕到時候劉循也阻止不了。”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五肖全中赔多少